山朗

 

山朗是个很懒的少年,村子里很多男孩子 12 岁就学会下地干活,14 岁开始制作各种器物,16 岁就开始学习对唱山歌,他都 17 岁了,还是什么都不会,父母打他骂他也不听,经常一个人跑到山里游玩。

一天中午,山朗觉得太阳太猛烈,就躲到了村口大榕树下面的土地庙旁边休息,暖风习习,山朗靠在墙角边很快就睡着了。朦胧中一个老人把他摇醒,这老人从未见过,慈眉善目,头发花白,穿着花边蓝袍,个子很矮,弯腰背驼,拄着拐杖,胡子很长。山朗问他从何而来,老人也不回答,微笑着拿起拐杖敲了敲墙角,墙缝里伸出半个身子,是一位清秀可爱的女孩,女孩一看见山朗,马上做了个鬼脸,用衣袖挡住自己的脸,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说完身子就缩回墙壁里。山朗第一眼看见这个女孩就喜欢上了,早已魂不守舍,还没来得及交谈就被女孩耻笑一番,竟然不知所措起来。那老人对山朗笑了笑,伸手进墙缝里把女孩拉了出来,对女孩说:“你又没和他交往,如何知道他的为人?”女孩说:“别人天刚亮就下地干活,他太阳照到床上才出门。别人日落才收工,他中午已经早早回到村子休息。别人晚上吃完饭后聚在一起交流劳动的心得和学习唱歌的技巧,他却只知道看着天空数星星。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春不知种,秋不知收,现在衣食尚有父母给予,将来父母老了谁来给他煮饭制衣?和这样的人住在一起,将来怎么会有好日子过呢?”女孩一通训斥,让山朗羞愧得满脸通红,木若呆鸡,正寻思着如何回答,一团泥巴一蹦一蹦跳到眼前,泥巴上有一张很丑陋的脸,那老人和女孩看到泥巴,吓得魂不守舍,赶紧钻进墙缝里逃遁。山朗看见泥巴怪物把老人和女孩吓走,非常生气,大声问道:“你来这干什么,把他们都吓跑了。”泥巴怪物说:“我才是这里的大王,谁见了我都要让开,你为什么还不滚开,我生气了你就麻烦了。”山朗看见泥巴怪物不过一尺高,说话口气却这么大,觉得又可笑又可恨,抬起脚就踩下去。泥巴一下子散成了一堆粉尘,过了一会,那粉尘在地面上变出一张狰狞的脸,一阵狂风吹来,沙尘瞬间弥漫在四周,呛得山朗喘不过气来。这时墙壁里传来女孩的歌谣:“遇冷结成块,遇热跑得快,伸手抓不牢,用嘴留得住。多了没有用,没了把命送,不嫌贫来不爱富,人人都要迎入户,迎入户!”,山朗平日虽然懒散,但情急之下竟然脑袋灵光一闪,这不是水吗,想起顺着小路前面不远有一水塘,于是拼命奔跑过去,直接跳了进去,那怪物也跟着跳下去,一下子就变成一团泥巴沉到了水底。

看见那怪物不见了,山朗高兴得手舞足蹈,不小心脑袋碰到了什么东西,睁开眼睛一看,阳光正透过树叶斜斜地照在地上,树下一头老牛正在吃着干草,一只红嘴相思鸟站在树枝上发出阵阵悦耳的叫声,原来是做一场梦。山朗躺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回忆梦中情形,越来越觉得梦中女孩说的话有道理,父母老了,自己总不能这么混混沌沌过一辈子吧,是要改变的时候了。山朗决心一定要娶到和梦中女孩一样清秀可爱的女孩。他用了二十天时间吧土地庙修葺一新,换下损坏的砖瓦和木梁,又用了一个月时间把庙前的进村小路铺平拓宽,从河边找来沙石铺上,大家都惊讶他变化很大,村子里那些原本疏远他的少年也开始愿意和他交往。山朗发动大家从山中搬来好几块大石头,安放在榕树下面,方便大家在树下聊天。又和大家在用竹子从山上引来泉水,用石头砌了一个蓄水池,水池旁边盖了一个小小的凉亭。过去山朗只喜欢一个人静静发呆,现在却喜欢上了和大家一起玩游戏。村子里的歌王每天晚上都到榕树下教大家唱山歌,山朗进步最快,很快就掌握了对歌的技巧。

三月三赶圩的时候,山朗出发前在村口土地庙许愿希望能见到像梦中女孩一样清秀可爱的女孩。三月三是壮族的盛大节日,各个村子的人汇聚到集镇外边的河边大草坪上,最吸引人的比赛就是抢花炮了,这是男孩们展示勇气和团队精神的机会。山朗他们村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奖品是一公一母一对猪仔,然后德高望重的长老会给获奖队员送上祝福,告诫他们人生财富的积累就像养猪一样需要耐心和付出。山朗矫健的身形在比赛中赢得不少女孩的爱慕,一些女孩给他送上了精美的绣球,但山朗没有接受,因为他心中只有那个自己梦中所见的女孩。第二天是对山歌,一个女孩清甜的歌声吸引很多男孩围观,山朗循声而去,拨开人群挤到前面,那女孩活泼顽皮,机灵可爱,很多男孩和他都对不上歌,纷纷败下阵来。山朗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大步走出人群,唱到:“哎爱……对面姑娘看过来哎……什么东西随处见,个子虽小却恼人,平时静静躺地上,大风一来漫天飞?”那姑娘掩口一笑,上前一步答道: “小小粉尘到处有,大风一来满天飞,满天飞……”到我问你了:“遇冷结成块,遇热跑得快,伸手抓不住,人人迎入户,空中像宝石,盆中当明镜,多了没有用,没了把命送,把命送。”山朗一听到这熟悉的歌谣,瞬间一阵暖流穿透全身,莫非冥冥之中命中注定世间真有这样一位女孩在等待自己?回唱到:“小小水珠云中来,落入山中成小溪,一路唱歌到山下,留恋村前变水潭,变水潭。”姑娘觉得山朗答得流利,也暗中喜欢上他,大声问道:“我们寨子建在坡地,每家不到一亩田,我爸妈身体不好,弟弟妹妹年龄还小,按照我们村子里的风俗,如果你想得到我手中的绣球,先要答应到我家白干一年农活,如果你手脚勤快能让我家过上好日子,我就跟你一起一辈子。”周围男女发出一阵喧嚣起哄的笑声,山朗深深吸了一口器气,跳到一块石头上大声宣布:“我答应你,让你全家过上好日子,我也一定会把你娶回家”。

歌圩结束后,山朗跟姑娘一起回去,走了一天的山路才到她们的寨子。那寨子在一座大山的山脚,只有不到二十户人家,一条小山泉穿过村子,流入寨子下面山谷的小河。整个村子附近只有小河两岸有一些平地可以种植庄稼。按照村子里的风俗,没有正式迎娶和办置酒席的恋爱男女是不能住到一起的,男方只能自己在村子附近搭建一个小木屋,然后每天要帮助女方干活,直到女方答应为止。女孩名叫茶花,村子不大,女孩们都是自己给自己起名字,茶花一家日子不好过,父亲腰部受过伤,不能干农活,母亲要照顾茶花年幼的弟弟妹妹还有茶花年老的爷爷奶奶。茶花家的房子已经很多年没修理过了,楼梯摇摇晃晃,很多木头已经腐烂。山朗用了一天到寨子后面的山上转了一圈,这山虽然高大,但是物产并不丰富,又用了 10 天时间到山谷小河边的田地里干活,这田地原本就很狭小,高度与河面几乎持平,一到雨季就会被淹没,水田里石头和沙子很多,茶花说这地每亩一年只能种出 100 多斤稻谷,她们家不到二亩水田,一年不到三百斤稻谷,根本不够全家吃饭。山朗寻思着这么少的田地不可能让一大家过上富足的日子,他想了想,决定向茶花姑娘提出自己的想法。在一个彩霞满天的傍晚,山朗和茶花坐在山坡上,山朗告诉茶花,自己现在的能力无法改变这里的境况,希望能给他二年的时间,他想到外边学习有用的本领,茶花姑娘答应了他的请求。

山朗决心出去学些有用的东西,他听说县城有个侗族老木匠,起的楼房最结实漂亮,打算先学习木工。山朗从小到大都没出过远门,最远也就到过镇上,所以这样的决定对他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到了县城,山朗费了不少劲才找到那个木工师傅,说了很久才同意他加入,但是只管三餐不给工钱。跟了三个月,每天只是做些搬运木头和石料的工作,一直没机会学到师傅的手艺,但是山朗是个很头天赋的人,他一有机会就在旁边观摩,基本掌握了建筑房屋的原理,只是一直没机会亲自动手罢了。做了半年后,山朗觉得再待下去也学不到太多东西,所以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木工师傅觉得他老实肯干,给了他 100文铜钱作为路费。

离开县城,山朗沿着大路往东走,走了 12 天,手中只剩下最后两个铜板,正在绝望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个老人在招收佃户。山朗跟着老人到了一个村子,老人只有一个女儿,嫁给了一个商人,商人不爱劳作,在县城上开了家客栈,现在家中只有老夫妇二人,闲置了六亩水田和五亩旱地,愿意找个老实人耕种,牛和耕地的各种工具都有,条件很优惠,只要粮食收成的一半。只休息了一天后,山郎就要老人安排自己干活了,正好是春雨刚过的时节,老人耐心指导山朗如何种植水稻,先让山朗从水渠引水进入农田,让水没过脚踝的位置,然后手把手教他如何驾驭水牛犁田,告诉山朗每天只做一个上午,到太阳正午的时候就要让水牛到树下休息了,不然水牛就会生气,生气的水牛会攻击人的。水田要犁二遍才能用,第一次是犁松,第二次是犁平。五亩水田用了四天犁了第一遍,又用二天犁了第二遍。第七天是育种,把稻谷种子装在竹篓里放进水塘中濅泡一天,第二天取出,在肥料房里铺上一层稻草,然后均匀地把泡过水的种子撒在上面,再用一层稻草铺上,上面盖上农家肥。这肥料房其实就是一盖得严严实实的土房,里面砌了一个小池子,堆了很多牛粪和猪粪,上面覆盖烧火煮饭时省下的草木灰,一段时间发酵后,整个房子都是暖烘烘的,把湿润的肥料铺到稻草上,三天后扒开稻草,很多稻谷已经发芽,长成了一截手指长的禾苗,老农选出那些长得好的秧苗带去田边。插秧前,老农让山朗检查水田是否耙得平整,田中的积水深浅必须一致,还要选择没有大风大雨的时候才能种,干活不能太累,要注意休息,不然累出病了就什么都干不了了。老人每一步都教得很细致,因此山朗进步很快。老农的房子挂着很多晒干的玉米,老阿婆每天都煮给山朗吃,这东西不但可口,还很耐饥饿,山朗之前从没见过这东西,所以很感兴趣,阿婆告诉他玉米可以种在旱地上,种完水稻后就可以开始种玉米了。

秋天的时候,稻田一片金黄的稻谷,六亩地收获了三千八百斤谷子,平均一亩地超过六百斤谷子。山朗记得在家的时候,父母最好一年的收成一亩地才收获五百斤谷子,大部分年份不超过四百斤谷子,但是老农并不是很高兴,他说他年轻时候最好一年的收成每亩能收到九百多斤谷子,平常的年份也能每亩收获七百斤以上。山上的玉米地也收获了不少玉米,除了自己吃,还剩下很多,晒干后捣成粉末用来喂牛和猪,鸡和鸭。老农还在屋子附近水塘养了鱼,因此经常可以吃到美味的鲜鱼。老阿婆在后院种了一小片地的棉花,这棉花比山朗他们村子里的棉花更饱满,花朵也更多,阿婆教他棉花必须在早上太阳刚起来时采摘,这时的花朵才微微张开,采下的棉花是最好的。

在老农家的这段时间里,山朗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每天夜里他总想着茶花姑娘,于是在收获完所有农作物后,向老农提出了回家的想法。老农夫妇觉得他勤劳肯干,想挽留他来年继续耕种,山朗婉言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并承诺推荐自己的弟弟在这里学习种田的技术。老农根据协议,拿出收成的一半,分给山朗一千九百斤谷子和一千一百斤的玉米,一对猪仔,鸡鸭各二对,带种子的棉花一大包。山朗选出一些好的稻谷和玉米做种子,把剩下的粮食拿到集市上出售,用得到的钱买了一头小水牛和农具,自己动手做了一个简易的小木车,把东西全部丢到车上回去找茶花姑娘了。

回到寨子已经是冬季了,山朗和茶花盖了一个茅草屋,中间隔开,左边是牛栏,右边是猪圈。房子后面用竹子和茅草做了几个小窝,用来养鸡,又挖了个水池,给鸭子住在里面。趁着冬季的时候,山朗从山上砍来木头和竹子,与茶花一家把房子重新修好。房子后面的坡地比较陡峭,山朗搬来些石头把坡地改造成一级级的梯田,在梯田的上面挖了一个蓄水池。河边的田地比较低矮,雨季容易被水淹掉,趁着冬季河床裸露,山朗叫上寨子里的年轻小伙子一起挖深河床,泥土用来垫高稻田,石头用来沿着河边加固河堤,剩下的沙子用来铺了村子通向外边的小路。

开春的时候,山朗用在外边学到的方法播种,村子里的小伙子和姑娘们都来学习观摩。山朗还把自己学到的很多制作农具的方法传授给大家,大家进步很快。坡地的梯田种上了玉米,房子后面的小块平地种上了棉花,河边的水塘用来养鸭,平常河里抓到的小鱼小虾就丢到水塘里喂养鸭子,挖到的蚯蚓和捉到的蚂蚱用来喂鸡,母鸡和母鸭很快就生蛋了,孵出了一群小鸡和小鸭。

夏天的时候,绿油油的稻田铺满了河谷,由于修筑了水坝和水库,雨季的洪水这次没有淹没田地。山朗把平常生火做饭的草木灰和人畜粪便搅拌后放在一个池子中发酵,制成肥料运到梯田上给玉米施肥,很快长出了饱满的玉米棒苞子。房子后面的坡地,种上了带来的棉花种子,也开始发芽了,这是辛苦的一年,也是快乐的一年,充满希望的一年。

秋天的时候,山朗和茶花收获的粮食堆满了谷仓,带来的那对小猪已经长得膘肥体壮,茶花的爸爸妈妈从收获过这么多粮食,一家人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茶花答应了山朗的求婚,在第二年春天的时候嫁给了山朗,二人搬回了山朗的村子,由于他们勤劳刻苦,很快生活就富裕起来,几年后不但修建了新房,还生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娃娃,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